羽生俱来

© 羽生俱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Simon/Matt】我们仍未知道那年夏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

强迫症晚期的月君:

昨天说的在人民选择奖之后写一篇庆祝一小下,今天又一次心血来潮地被《未闻花名》ED洗脑了,狂刷了一堆未闻花名的视频然后就听着ED听了一下午,就莫名其妙地写出了一篇碎碎念……


我不是故意来雷的_(:3_


这是一篇第一人称的文,方便带入,容易脑补,造福大家。


其实就只是“我”的碎碎念罢了。


其实跟标题没什么关系,虽然硬要说的话,大致是按照《未闻花名》ED的情节发展来讲述的……吧……然后还有本人恶意满满的胡编乱造,再加上最后一句无比拙劣的点题,看来我就是来雷的orz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从没想过他会成为一个大明星,被千万人所崇拜着。我是说,在我看来,他还是十年前的那个精致的,来自德克萨斯的小伙子。他那么干净而清新,就像是吹过红河之上的风一样。他就坐在我旁边,温暖的,有力的肌肉紧贴着我,有一点粗糙的手搭在腿上——只有那么一点点粗糙,因为比起我的手来,那已经是太过年轻而白嫩的手了。


当那一刻到来的时候,我感觉到他的身子稍微紧绷了一些,当他的脸在那么,那么大的屏幕上出现的时候,周围欢呼声响了起来。从余光里,我看到他的下巴向下低了一点点,嘴角翘起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,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逃不过我的眼睛。他飞快地眨了眨眼睛,长长的睫毛在我的视野里滑动着。他总是不能习惯在屏幕上看到自己。虽然他的确是个臭美的家伙,出趟门会在镜子前面倒腾半天——当然我也不怪他,我要是有这么一张脸,我早就会把它冰封起来了。美貌永存什么的。


我至今还不能忘记多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那个时候是夏天,阳光最温暖最耀眼的时候,我看到他站在那里,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似乎在反射着阳光。他对我打招呼说,你好。我没说什么,点了点头,而事实上我的内心那么开心,就像是得到了最棒的圣诞礼物,即便那时仅仅是夏天。


人群还在欢呼着,他朝我靠近了一点点。那是别人无法注意到的,也是他几乎无意识的动作。那让我感到欣喜而想要哭泣,那是独属于他和我的。他没变。我不想要承认他改变了,因为无论他现在有多成熟沉稳,有多众星捧月,我都希望他还是那个能时刻和我捣蛋的小伙子,就算他不想这样我也会强迫他这么做。


我不想要改变。


 


礼堂里的暖气开的并不高,那让他的体温变得更加明显,他的温度传到我的身上,即便隔着那一层三件套——体面到不行,顺便说——我也几乎都能感觉到他与我的肌肤之亲。那是别人感觉不到的,无论那些人有多疯狂,多爱他,看过多少遍他的电影或者电视剧都感受不到的东西。我斜过眼睛又看了看他,耳尖有点红,那让我想要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下去,把他压在椅子上亲他,顺便看着他措手不及地应付我,蓝色的眼睛瞪得那么大,惊恐而不知所措地望着我的样子。


我的西装裤有点紧。礼堂里的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。他似乎是冲我这边偏了偏头,又似乎没有。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看向我,因为没有比他的目光更能让我平静,更能让我眼眶湿润的了,而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安宁。


他的名字被念出来的时候,他好像是向后靠了一下,大家开始鼓掌和欢呼。我也开始鼓掌,但我没有欢呼。我的欢呼将留到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才会开始。我并没有太过在乎他有没有得奖,虽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也偷偷地投票——见鬼的,我甚至还号召了我的亲朋好友呢,当然他们也认为他得奖当之无愧——但事实上我完全不在乎其他人是怎么看他的,因为,因为——


因为他,他是那个我认为的,唯一不需要别人的肯定的完全完美的人。


他当然不是完全完美。不。没有人是完美的。他有着那么多让人心烦发疯的毛病。单说他喜欢乱放东西的习惯就让我恼火不堪,那不知道给我带来过多少麻烦。他就像是个孺子不可教的毛手毛脚的孩子。


但他一样也不需要别人来承认这些。他不需要被别人承认好,或者是承认坏。他就像是夏天在湖面上跳舞的花瓣一样,无论别人看没看到,他就在那里,不能绽放,但也从未凋零。阳光蒸发着他的露水,飞溅起一片薄薄的水雾笼罩着他,湖面倒映着他彩色的影子。他就在那里。


 


他走上台去了。他有一点点紧张。这有点傻,不过又算是可爱。他在前一天晚上几乎是把自己所有要感谢的人名字都背下来了。我忍不住嘲笑了他半天,虽然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可笑的。但我就是想笑。我看到他就想笑了。


于是我就笑了。


就在我笑的时候,他看着我,在台上,离得并不远,但足够远到让我无法感受到他的体温了。那一刻礼堂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人。


我凝视着他,他回视着我。


他那么漂亮。他就在那儿。多年前那个夏天的阳光和时间赛着跑照耀进这礼堂里。天空离我们那么远。树叶哗哗地鼓掌。还有花。那些夏天能够盛开的,不知名的花。他看着我,蓝色的眼睛就像倒映着天空的大海。


完全不会出乎我意料地,他最先感谢了我,然后是家里的那三个小家伙。然后后面的那一长串名字,我就都没有再听了。我只是看着他。他时不时地会把视线扫向我,停留在我身上的时间比别人都要多上那么几微秒,因为每一次,我都能感受到多了几微秒的安静。欢呼声消失了,掌声消失了,聒噪的人群都消失了。


毫无疑问他还是希望能够得奖的。他比正常人都要强那么一点点。红毯之前我们一起坐在车里赶往现场,他拉着我的手,肩膀无意识地贴向我,于是我伸出一只手臂搂着他的肩膀,用力到几乎想要把他揉到自己怀里。他扭了扭,我便抱得更紧了。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他,不想看着他的脸在大屏幕上晃来晃去,不想让他的照片被摆到网站上,被世界上所有人评价着就好像他是个他妈的商品一样。


我不想让他被“选择”,即使那意味着他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。


 


领奖结束后我去后台找了他,他在远处看到了我,笑着冲我走了过来。我并不认为他想要和我拥抱,但我张开双臂把他搂进怀里,嘴唇抵在他的额头上,他柔软的,好闻的头发纠缠在我的嘴唇边。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他偷偷地在我的嘴角亲了一口。他就是这样,永远都不想在外人面前和我表现得有多亲热,但在家里的时候他甚至是个比我更大手大脚毛毛躁躁,让人无比伤脑筋的家伙。每次想要让他乖乖听我的话都得要了我这条老命——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话。


但最后他都会乖乖的。这独属于我们两人之间的一切。


细微的,让旁人无法注意的一切。他的每一根睫毛,每一寸皮肤,每一点反射在他眸子中的亮光,每一次呼吸,每一句话,每一个亲吻,每一丝被夏日的阳光镀上金色的绒毛,他的每一次下意识地贴近,每一个拥抱,每一次喊我的名字,每一次我与他紧贴着彼此,一丝不挂。


那都是我的。


虽然我们仍未知道那年夏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Fin

评论
热度(88)
  1. 羽生俱来强迫症晚期的月君 转载了此文字